首頁|時政|熱點|法治|社會|城事|三農|房產|汽車|旅游|美食|教育|衛生|商業|財經|文化|娛樂|歷史|收藏|公示公告|網絡電視|網絡問政|手機廣視網
參政議政點擊進入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化>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時間:2019-06-27 10:35:58來源:搜狐點擊量:9393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拉·雷戈《Breakfast》,蠟筆畫,119.2×180.2cm,2015年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還談什么童話?其實童話的存在形式從不止于兒時的床頭故事,當藝術家們開始把童話元素融入作品,破壁元的表現力將就此生根發芽。今天,時尚芭莎藝術帶你在藝術界尋找童話。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畫布上的反轉戲臺

“童話”作為兒童文學的一種,以豐富的想象力塑造角色,用離奇曲折的情節啟發思考。當然,我們耳熟能詳的童話故事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不變的美好結尾:壞人領盒飯,好人幸福美滿。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拉·雷戈《Snow White Playing with her Father's Trophies》,蠟筆畫,170×150cm,1995年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葡萄牙藝術家保拉·雷戈(Paula Rego)就很擅長在繪畫作品中展現童話人物內心的暗流涌動。源自童話,卻不受限于童話,她筆下的人物在詮釋著成年人世界的話題:年紀增長、權力斗爭、家庭糾紛、性別與身份認同等等。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拉·雷戈《Swallows the Poisoned Apple》,蠟筆畫,119.2×150cm,1995年

保拉·雷戈改編了童話的傳統人設,并以加強視覺沖突的方式重現情節。怪誕又充斥著戲劇性心理暗示的畫面,讓觀者可以自由腦補故事的進展和結局。藝術家以童話故事為背景,把畫布變成了戲臺。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拉·雷戈《The Cadet and His Sister》,丙烯酸涂料,214×151.1cm,1988年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拉·雷戈《The Family》,丙烯酸涂料,213×213cm,1988年

保拉·雷戈在作品中對童話元素的運用也影響著后輩們的創作。美國藝術家娜塔莉·弗蘭克(Natalie Frank)就是其中一位。弗蘭克很多繪畫作品的靈感源自格林童話。與雷戈相似的是,她也不關心傳統童話里美好、和諧的結局,而是把重點放在了對復雜人性的展現和荒誕細節的描繪。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娜塔莉·弗蘭克《Cinderella II》,水粉和彩色粉筆,55.9×76.2cm,2011-2014年

腳尖的鳥、壁爐里的人、樹上的眼睛、無頭的裸體小人......放眼弗蘭克的畫布,觀者在每一處角落都能找到吸引眼球的細節。即使最瑣碎的點也蘊含著畫家天馬行空的構思,吸引著觀者去逐一體味。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娜塔莉·弗蘭克《Cinderella II》,水粉和彩色粉筆,55.9×76.2cm,2011-2014年

值得一提的還有弗蘭克在作品中嘗試對女性童話角色的情感、生理以及心智發展進行解讀。在未被刪減的《格林童話》中,女性角色對個人命運幾乎毫無掌控的權利。因而弗蘭克畫中的公主、老太婆還有女巫們也是脆弱和力量同在的矛盾體。藝術家把文字對人物的刻畫以繪畫的形式呈現,頗有異曲同工之妙。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娜塔莉·弗蘭克《Rapunzel I》,55.9×76.2cm,水粉和彩色粉筆,2011-2014年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畫布并非童話在藝術界的唯一舞臺;類似童話的敘事手法也并非藝術家們傳達思想的唯一方式。童話元素的象征意義在當代藝術家的多媒介表現中變得更為豐富而深刻。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奇奇·史密斯《Born》,平板印刷畫,173×142.5cm,2002年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奇奇·史密斯《Friend》,蝕刻畫,77.8×137.2cm,2008年

當代藝術家奇奇·史密斯(Kiki Smith)就在以不同的藝術表現手法多次演繹小紅帽和大灰狼的故事。藝術家把狼改造成了孕育小紅帽的母體。她認為這個童話故事與復蘇和誕生有關,而非吞噬和毀滅。人和動物因我們共享的生物本性而產生了生命的聯結。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奇奇·史密斯《Rapture》,青銅,170.8×157×66.7cm,2001年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奇奇·史密斯《Born》,青銅,99×256.5×70cm,2002年

當今炙手可熱的美國藝術家保羅·麥卡錫(Paul McCarthy)多次對白雪公主及小矮人們進行形象改造。破碎的小矮人、下肢裸露的白雪公主,迪士尼迷們看到自己鐘愛的人物被惡搞成這番模樣,八成會有想給藝術家寄刀片的沖動。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羅·麥卡錫《White Snow Dwarf, Grumpy》,青銅,190.5×152.4×149.9cm,2016年

可對于保羅·麥卡錫而言,他正希望以這種藝術形式讓觀眾與自己鐘愛又熟悉的事物產生認知隔閡。他在刻意地與主流媒體營造的文化價值觀背道而馳,將流行文化中完美偶像的陰暗一面揭露示眾。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羅·麥卡錫《White Snow Head》,硅酮、玻璃纖維和鋼,144.8×165.1×147.3cm,2012-2013年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羅·麥卡錫《White Snow, Asleep》,青銅,51.1×172×99.3cm,2013-2014年

當然,大眾對這些反叛又飽含實驗性創新的藝術作品褒貶不一。藝術家究竟是毀了大家源自童年的美好幻想,還是刺痛了我們逃避物質現實的敏感神經?不可否認的是,麥卡錫通過打破社會普遍適行的認知和行為規范的方式,促使人們反思思想、拒絕麻木,童話故事就是他的突破口。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保羅·麥卡錫《White Snow Dopey Dopey Head》,黑胡桃木,2013-2014年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Kuchlbauer-Turm

雖然我們對童話中情節和人物的印象尤為深刻,但小時候聽故事時也會禁不住幻想住在童話世界的糖果屋和魔法城堡。即便童話看似與當代建筑沒有絲毫相連性,奧地利藝術家百水(Friedensreich Hundertwasser)卻為人們鑄造了一個又一個現實版的童話理想國。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Forest Spiral Apartments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Green Citadel

百水被稱為“奧地利的高迪”,因為他也一樣討厭直線、對稱和規則。住宅、美術館、啤酒廠甚至垃圾焚燒廠都能在百水手下搖身一變,成為都市混凝土盒子間絢爛夢幻的風景線。僅看外觀,我們就像已經穿越進了童話世界,似乎隨時都會有稀奇古怪的童話人物從房子里跑出。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Hundertwasser House

成年人不配擁有童話?藝術家告訴你答案!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bsmvlw.live/showinfo-33-240179-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責任編輯 / 董華偉
審核 / 平筠
終審 / 張凱旋
北京赛pk10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