駐馬店融媒宣傳下載
您當前所在位置:駐馬店廣視網>文旅> 正文
分 享 至 手 機

豐子愷逃難

時間:2019-10-15 09:04:31|來源:光明網|點擊量:11997

豐子愷逃難

緣緣堂炸后所見 豐子愷漫畫

藝術大師豐子愷以他清新的筆調創作了大量散文隨筆,以“緣緣堂隨筆”“續筆”“新筆”等與世人見面,讓人欣賞到他溫潤而充滿人間情味的文章之美,令人咀嚼之后回味無窮;豐子愷先生還以“兒童相”“社會相”“人間相”等主題,創作了大量的“子愷漫畫”,以流暢的線條和簡單生動有趣的形象,深刻細微地揭示了人間生活中的真善美和假丑惡。此外,豐子愷在中外音樂、西洋美術、教育、佛教等領域都有很深的造詣,留下了大量的作品。

所以在一般讀者心目中,豐子愷是一位瀟灑、悠然的藝術大師,在杭州當當寓公,寫寫美文,畫畫生動有趣的漫畫,或者聽聽西洋音樂,拉拉小提琴,彈彈鋼琴,如果累了,再欣賞一下西方美術家的作品,或者怡然自得地喝著紹興黃酒,品味著酒中歲月,過著“瀟灑風神”的生活!

其實,豐子愷先生并非讀者所想象的那樣瀟灑,他生命的三分之二是在二十世紀前半葉動蕩時代的舊社會里度過的。他少年喪父,青年時喪胞姐和胞弟,中年喪母;尤其是抗日戰爭期間,剛剛建好的住宅“緣緣堂”被日本的炮火炸毀,從此,豐子愷流離失所,背井離鄉,扶老攜幼,過著長達八九年的逃難生活。

1937年11月至1946年秋,豐子愷從石門灣悅鴻村一直逃難到陪都重慶,一路上的辛苦、奔波、糾結和痛苦,讓四十多歲的豐子愷胡須全白!他曾說:“我的胡須逃出來時是全黑的,到萍鄉白了三分,到廣西生傷寒病,又白了三分,到貴州生痢疾,又白了三分。”還說:“假如不逃難,我身體一定還要好,我的胡子一定不會白。”事實也是這樣,在逃難途中,車馬勞頓,還被人敲竹杠。1937年11月,天氣已經寒冷,豐子愷到杭州錢塘江邊租了一只船,載了十多人,連夜駛往桐廬。不料,講定25元送到桐廬,在月黑風高的夜里,船老大搖到半路上,不肯去了,向逃難的豐子愷他們敲竹杠,要加一倍的錢。隨同逃難的工人平玉好說歹說,答應給船老大加錢,才慢慢地往桐廬方向搖去。船到桐廬,因為船老大起了歹意,平玉怒不可遏,揪住船老大的衣服,要拉他去縣公安局評理,告他敲詐良民!直到船老大求饒為止。開始逃難,豐子愷就感覺漂泊的艱辛,說:“人間以漂泊為苦,比之于蓬絮我帶著一大群眷族,這漂泊又非蓬絮可比。我們從這時候起,漸感覺一家好比覆巢之鳥。”

逃難途中的躲警報,常常讓豐子愷狼狽不堪。1939年,豐子愷在宜山浙江大學教書,有一次,警報突然響起。豐子愷正在家里,他本能地抱起幼子新枚,帶著姐姐豐滿,以及軟軟、豐一吟,隨著浙江大學同事,直奔附近山坡上,見一塊大石頭下面有一條數尺寬的石縫,雖然里面雜草叢生,但可容納多人進去躲避。可是,石縫進口有一個黃蜂窠,那些黃蜂見那么多人進來,群起而攻之,剛剛擠進石縫的人立刻手腳并用往外逃,頃刻間,石縫里一片混亂。此時,突然又響起空襲警報,剛剛逃出來的二十多人不顧石縫里黃蜂螫了,又重新鉆進石縫里去。豐子愷轉身慢一點,石縫里已經擠滿了人,沒有藏身之處,只好臥在石縫外面一塊大石頭邊上的草叢里。爬在草叢里的豐子愷,遠遠的看見九架敵機,由遠而近,盤旋著轟炸宜山。

有一次,寂靜的清晨突然響起了警報,豐子愷急忙率全家老幼離家去郊外躲空襲。逃到半路上,忽然警報解除。豐子愷想:早飯還沒有吃過。于是豐子愷招呼全家回去吃早餐。剛吃了兩口稀飯,警報又響起了,只好放下粥碗手忙腳亂緊緊張張奔出家門,往龍山方向跑去。這時,天下起雨來,六個人,三把傘,又冷又濕又餓,走到山腳向的亂墳崗邊,大家都累得走不動了。豐子愷讓女兒軟軟去附近看看,能不能買點東西充饑。結果“食物了不可得”。忽然,豐子愷遠遠看見雨中一個村婦,手挽竹籃從村里出來,似乎是賣小食的。豐子愷冒雨追過去,果然,籃子里是糯米團子,于是買了幾個回來,家里也送早粥過來,大家還是不敢回家,就在一個上一年新做的墳墓邊吃粥吃團子,而幼兒豐新枚就睡在墓旁草叢中。豐子愷回頭一看:“青蛙跳登其胸,螞蟻巡游其項,而新枚熟睡如故。”

這樣的逃難生活,給豐子愷創作留下了深刻的影響。逃難生活中的豐子愷,生活里決沒有他的文章那樣瀟灑流暢,也沒有子愷漫畫那樣幽默,更沒有讀者讀他的作品時感覺的那樣愜意。

他的《告緣緣堂在天之靈》《辭緣緣堂》《還我緣緣堂》等散文,義正詞嚴,慷慨激昂,細膩的文字里流露出堅強的民族氣節,深情的敘述中流露出一種悲壯。“緣緣堂隨筆”中溫潤的筆調里多了一些愛憎分明的抗日愛國情懷。所以豐子愷在逃難途中寫的那些短文隨筆,正氣凜然,是非分明,如《全面抗戰》《大奸滅親》《傳單是炸彈的種子》等,逃難讓豐子愷看見了人間的苦難,看見了民族的苦難,所以豐子愷的漫畫創作,也同樣充滿了抗戰情懷,不少漫畫的題材直接取材于逃難途中的見聞,如反映敵人轟炸的漫畫《轟炸二》,畫面上一個母親抱著孩子喂奶,一個炸彈下來,母親的頭已經不在,孩子還在吃奶!漫畫《轟炸三》,一個母親背著兒子逃難,路上遇到轟炸,兒子的頭已經炸掉,母親依然背著在逃難!所以,豐子愷作漫畫《愿作安琪兒,空中收炸彈》,以一個正直的藝術家的想象,控訴日本的侵略行徑。直到抗戰勝利,但是豐子愷卻沒有回家的“盤纏”,滯留在重慶,不能回到江南。漫畫《稚子牽衣問,歸家何太遲,共誰爭歲月,贏得鬢邊絲》就是當時豐子愷在重慶的真實寫照。鐘桂松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駐馬店廣視網、駐馬店融媒、駐馬店網絡問政、掌上駐馬店、駐馬店頭條、駐馬店廣播電視臺)”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作品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凡是本網原創的作品,拒絕任何不保留版權的轉載,如需轉載請標注來源并添加本文鏈接:http://www.bsmvlw.live/showinfo-33-245809-0.html,否則承擔相應法律后果。

  • 責任編輯 / 楊麗

  • 審核 / 平筠
  • 終審 / 張凱旋
  • 上一篇:茅獎評委談評獎標準:符合茅盾對長篇小說精神的理解
  • 下一篇:《紅樓夢》版本爭勝問題的理性思考
  • 北京赛pk10开奖直播